立秋了,整个的夏天就这样去了,就像春天一样,它还会来。但以后的样子,说不定会有几分不同了。带着喘喘不安的心情,去看那片荷塘。与六月的初开,七月的亭亭玉立相比,一茎茎的,已经凌乱了,粉白的朵已显得稀疏,焦枯的叶子发了黄,萎缩的不成体统。我心情也随着它有了几分的寒颤。
宅小鸭-精美图集 (44)
说残荷,我最喜欢宋代刘黻《题江湖伟观》中的“柳残荷老客凄凉,独对西风立上方。”的句子。荷与柳几乎是同时焦衰而去的。

衰柳残荷,秋高云远,西风渐起,一池塘波,茎斜叶弯。犹如贪杯的豪客,却也不失张露的筋骨。它是一种精神,筋骨坚韧,凋而不败,饱满而度未衰。这是它的精神、它的气质和又一种绝世的芳华。又一年的深冬,我看过一朵焦枯的荷叶,当然它已缩成了褐色,被封锁在冰面上,依然气度凛凛,视死如归的样子,我拍下了它永生的样子。

荷莲或残荷,活的都是气节。胡秉言有云:柳败柔情傲,梅萧五四尊。荷残风骨在,竹老气节存。唐代诗人李商隐说过:竹坞无尘水槛清,相思迢递隔重城。秋阴不散霜飞晚,留得枯荷听雨声。

这个夏天,拍了几百幅荷花。这次看残荷,却发现残荷有另一种可圈可点的美和妙处。

记得人生第一次看荷是上世纪六十年代末的北海公园,是初秋残荷。时光就这样来来去去的,你的花瓣粉白渐次的茂盛,你的根茎扎在淤泥中,被塘水掩映着。有时,真想带上一壶茶,一盏气灯和一包烟,卧在荷塘边,伴着闹声喧喧的秋虫,随着你老去。

这个季节,我记住了残荷,记忆了盛莲美荷,记下了碧绿的塘水、荷叶上的花瓣和落下的玉珠。但不管怎样,残荷是更伟大生命的起源。

荷花虽老,芳姿无华,不再夺目。但它生时出污泥而不染,老去濒死傲虎临风。翟青莲而不妖的风格是值得世人永远敬佩的。
【文/若榖文集】

本网站(www.ziyuanmo.com)刊载的所有内容,包括文字、图片、音频、视频、软件、程序、以及网页版式设计等均由用户发表。 如有侵权可联系邮箱:ziyuanmo@admin.com,会在第一时间解决!
资源猫 » 六月荷残记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