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月五号凌晨三点开车从九江回到西安的第二天下午,接一个电话,长青智库韩老师邀请去陕西高速大厦二十楼的茶社,由于一路劳顿,加之身体状态不佳,但经不住再三邀请,还是去了……

到了以后,看到茶桌旁已经坐了三人,韩老师在(4号)位为大家倒茶,看到有一个空位(3号)似乎是为我预留的,我的身后另外的一张桌子上有两位女士在聊天喝茶,为了记录当时断卦的思路,特意拍了当时环境时,我没有拍她们,当时的大致环境如此。

坐下后,寒暄一分钟。

韩老师开始介绍(2号)位坐的一个彪悍干练的朋友,这位朋友是个律师,然后继续介绍(1号)位坐的一个肤色白皙戴着眼镜却又不乏精明的朋友,是个著名的企业策划公司老总。
2 (145)
他们都是与韩老师初次相识的朋友,也是因为洽谈合作才临时走在一起的伙伴,没有太深情感交集和业务上的往来。

初看二位是人世间积极向上攀爬求索之士,因此并没有激起我内心深处想主动为之占算之意……

(1号)位的老总问及我时,我简而述之,早年入道,粗懂阴阳并以此为生。老总也阐述了自己对阴阳自然的好奇和热爱,谈话间,(2号)位的律师朋友问我能否告诫他几句话,根据他的所坐方位反应出两种迹象,一种是刚刚从事或者进入律师界时间不长,三年左右,处在起步阶段,一种结果是他目前背水一战,必须要做出来成绩或者有科考之相以及求取某一证书之相。但我采取了后者的反应结果说道:“你目前背水一战,别无选择,如果目前的事情做不好或者没有成绩的话,可能就要换地方工作了”

对方点头称是。对方不再多问,我也不愿多说,既无利益关系,反倒不如铁口直断,不用委婉告知,不去考虑对方感受,免去了在言语表达上转来转去的麻烦。

不知谁提出要我给(1号)位的公司老总看看当下,我想律师和我所做都是烧脑费神之事,同时还免不了窘迫困顿,况且我不仅烧脑费神甚至还有耗精费气损寿之忧,既然是老总那就说几句吧,或许也是一种忠告,即可提前预防,也可做为调整和改变的建议,再有我想我说完之后,总有一天你会找我……

果然,(这位老总第二天就开始问我了)……

我看了看老总说道:“你目前有一场经济官司缠身,老总惊讶的把手中即将要放下的杯子又端起来放到嘴边,紧接着我又说你不是一场官司要打,而是两场官司,但是必须要到今年七月才能有一个了结。他看着他身旁的朋友瞪大了眼睛,最后他说这个官司实际上到了七月份就会结案”,紧接着我又说你从二零一九年到目前一直都在走下坡路,公司也一直在亏损,你不但事业不景气,你的婚姻情感也不好,老板赶忙说他二零一八年离婚,我说你有一个女儿跟着你,他惊讶的看着我说对,这时我随口问了一句,我说先生贵姓?他说姓傅,我说是傅连璋的傅吗?我连问两边他没回答,精美图集 (7)我突然想到他可能不知道我说的傅连璋是哪位,他说以前是单立人加甫和寸,现在改成了付,我说你的官司里面目前缺少一个很关键的人,是个女人。他说是一个给他放款的女人,可是这个女人现在不在这家银行工作了,我又说你的这笔款项是通过一个副行长给你办的,他说不是,是通过一个商会的副会长给他做了衔接,促成了这件事。

除此之外又说了一些他生活和工作中的其他内容,他连声称奇,其实当时并未起卦,我只是根据所坐方位以及外应所断的结果。

断完卦之后,对方一再说我是否开了天眼,我说这就是卦跟开天眼那些无关,压根我也不信那些所谓的开天眼,谁在我跟前说谁谁谁开天眼了,我会默不作声,非要问我的话,我也只会说我不懂,对方只是为卦的精准称奇,至于个中原委我无法对不懂卦理的老板说清楚,因为作为他只需要的是所要问的结果,而不是我断卦的思路,为此我特意标注了座位的次序以便以后遇见方家之时共同探讨,只有深谙易理以及精研心易,外应,梅花易数的方家同道可知其中道理……

文/李淡

本网站(www.ziyuanmo.com)刊载的所有内容,包括文字、图片、音频、视频、软件、程序、以及网页版式设计等均由用户发表。 如有侵权可联系邮箱:ziyuanmo@admin.com,会在第一时间解决!
资源猫 » 易峰拾髓/李淡